当前位置RFID世界网 > 成功案例 > 交通 > 正文

JR东日本旅客铁路的便捷卡Suica

作者:文 浩 来源:RFID技术与应用 2007-05-06 15:40:25

摘要:日本的JR铁路和其他各家私营铁路构成了庞大的、便利的都市交通系统。该系统有效地将巨大的人流送往目的地。近年来,JR的收费、检票发生了巨大变革,由于使用了RFID的便捷卡(Suica),使铁路客运系统更为便捷。中国随着城铁建设的推进,RFID系统也得以应用,但是在采用这种先进系统的时候我们应该注意写什么呢?作者对此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关键词:日本[3篇]  铁路[2篇]  便捷卡[0篇]  

笔者最初到日本还是在1986年,而且在东京一住就是18年。记得刚去东京时,给笔者的第一印象就是人“少” 。东京当时人口有一千多万,比北京人口还多,而且工业发达,是世界最大的工业城市。笔者想象的东京一定会像北京那样拥挤不堪。那么人们都上哪去了呢?记得当时到北京西单商场购物时,路上人山人海,商店里接踵摩肩,热闹非凡。在很多柜台前人们排成长龙,争购商品。当初人们并不了解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后来才得知,因为在北京一没有方便的交通系统,二没有足够的商店,才造成这种拥挤不堪的局面。而在东京JR铁路和其他各家私营铁路构成的庞大和便利的交通系统中,在每个大站,特别是居民较多的地方都有大中型百货店和超市。这样就能有效地避免当年发生在北京西单商场那样的“盛况”。所以,东京的人不是“少”,而是人流不断地被便利的交通网高效地输送和分散着。 
 正是这个庞大的铁路客运系统以及分散在各个车站的大中型商店的有机结合,才形成了客流量虽然巨大,但通勤、购物却井然有序的局面。几十年以前在日本乘坐电车时与中国目前大多数地方的情况一样,是用现金购买一次性车票或按月计价收费的月票。而20年前,当笔者初次到日本时,日本乘电车所用的车票已全部采用了磁性材料做成的车月票来记录乘车站名、票面金额等。这种磁卡型月票不但可以在进出站时借助自动检票机来判断付费状况,而且可以在每个车站的自动售票机处购买。这样做不但使铁路方面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还可以达到比人工检票更为准确的效果。另外还有一种定额消费磁卡,例如乘客购买2000日元的磁卡后,进出站时借助于自动检票机自动地将进出站的站名、本次乘车所消费的金额,以及残金(剩余金额)打印在磁卡上,使乘客对消费状况了如指掌。 

 近年来,以JR东日本旅客铁路为先导开始在车月票上采用RFID技术,目前正在推广使用Suica作为车月票。对日本的技术关注最深,反应最快的莫非是韩国和台湾。台湾把Suica翻译为“西瓜”卡。Suica只是在读音上与日语中“西瓜” 同音,其实与西瓜毫不相干。Suica是由“Super Urban Intelligent Card”的各个单词的首字母组成的,直译为“超级都市智能卡”。同时在日语中以SUISUI发音的单词含有“通畅”、“快捷”的含义,所以如果我们从意义上翻译的话,不妨译成“便捷卡”是否更准确明了些。 

 只要对RFID有所了解的人都会很容易想象便捷卡的工作原理。它是通过包装在卡片内的RFID标签与设置在车站进出口的自助检票机内的FRFID读写器互通信息和储存数据来实现计费的。同时,它也是利用卡内的RFID标签与自动售票机中的读写器交换信息和充值来使便携卡Suica经常保持可供消费的金额的。将RFID使用在这种计价系统中的好处至少有如下几点: 
1、   卡片和读写器之间的数据传送为非接触式的,所以让持卡人既能使用方便,读写器又不存在像磁卡读写器那样磁头容易污染和磨损的问题。 
2、   RFID本身是靠网络支持的,所以很容易实现数据的联网和查询。 
3、   很容易开拓更高附加价值的增值服务业务。 
4、   卡片是可以反复使用,其寿命几乎是无限长的,所以利用成本比较低,容易为车月票的发行者和乘客双方所接受。 

 我国广州地铁首次导入了RFID系统进行计价收费。而在新加坡,早在日本便携卡问世之前的上个世纪90年代就采用了RFID技术进行计费。去年我国上海、北京地铁先后导入了RFID收费系统。由于上海市政府的积极推动和指导,使得RFID计价收费的“一卡通” 迅速得到了普及应用,不仅地铁的车月票,而且公交车、出租车都可以使用这种卡进行计费。 

但是据笔者了解,日本的便携卡Suica在诸多国家及城市的交通系统中是最先进的。我们可以列举一些便携卡的与众不同的特点: 
1、    完全实现了无人售票和充值。 
2、    除了作为乘车券使用之外还可以作为其他支付手段,并且现在允许使用便携卡支付的店铺越来越多,开始时只是在JR车站内或附近的一些加盟店铺内可以使用,但现在已经扩展到遍布各个大学的“大学生协同组合”便利店和很多餐馆中,而且还有继续大大普及的趋势。 
3、    在自动售票机上可以打印出使用明细单,其中包括每次消费的车站的入口和出口站名、时间、金额以及其他消费的明细。便利卡的利用明细如图“便利卡利用清单”所示。 
4、    当乘客需要发票时,可以在自动售票机上打印发票。 
5、    便携卡原来只是取代车月票含有RFID标签的卡片,现在便携卡的机能开始转向手机。由于手机在日本几乎是人手一台,所以Suica更接近于人们的生活习惯,使乘车消费变得更加便携、快速、人性化。 
         
在我国,RFID技术已经开始在交通业得到应用,下列几个日本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1、     技术起点要更高些,例如自动售票和充值、打印消费记录、自动发行发票。 
2、     除了用于乘车之外还可以用于其他各种消费。 
3、     将车票和其他消费功能嫁接到手机当中。 
4、     不仅仅是用于城市内的交通,全国的铁路系统的售票都可以实现FRID的支付方式。这样的话我们再也不必在售票窗口门前排成长队,“票贩子”没有市场,最终会销声匿迹。 

Suica技术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的积极影响远远不仅限于提高工作效率和便携性。另外,它在以下几个方面也发挥了巨大作用: 
1、     安全:利用者支付都在无人自助的环境下进行,提高了支付的安全度。 
2、     环保:在交通繁忙的大城市每天使用的车票至少要在数吨和数十吨之间,这种电子车票的方式可以大大减少纸张材料的消耗,避免到处乱扔车票的行为。 
3、     社会安定:杜绝票贩子们的行骗等猖獗行为,有利于社会秩序的稳定。 

因此,笔者建议,如果要在某个城市进行交通领域的电子信息改进时,不妨将起点定得更高一些,发展空间留得更大一些。我国的国情与日本有所不同。在日本,技术更新换代很快,他们得以快速技术更新的原因在于收费高、因而附加价值高,设备投资很容易从利润中得到回收。而在我国,一旦设备导入之后,很难有足够经费进行淘汰更新,所以我们既然是投资进行技术改造,不妨站得更高、看得更远,采用更先进的技术。例如,笔者曾在日本看到过一种巴士导航显示系统。简单说来,在某个巴士车站候车的乘客可以通过显示牌上看到所要乘坐的巴士现在的运行位置,自己还需要的候车时间等。就好像在有的电梯口等电梯,通过表示电梯位置的数字显示可以知道电梯在哪里,尽管电梯采用的并非RFID技术。可惜即使在日本,这种使乘客感到十分便利的巴士导航系统也不多见。如果我们要对巴士的运行收费系统进行改造的话,不妨多观察和思考诸如此类的RFID的应用案例,多采用一些更高端技术,使我们的技术改造更能满足社会进步的要求。 

      据预测,2008年时,北京的地铁/城铁交通网将变得比较畅达,如果设计者们采用类似便捷卡或比其更先进的系统,北京的城市交通的便利性就不言而喻了。让我们通过共同的努力来实现这张宏伟的蓝图吧。
1


上一篇:射频识别技术在邮政总包处理中的应用

下一篇:射频技术在武警部队的应用初探


相关文章:


关键字搜索:


新闻中心:日本[71篇]  铁路[8篇]  便捷卡[0篇]  

技术文章:日本[8篇]  铁路[2篇]  便捷卡[0篇]  

解决方案:日本[0篇]  铁路[2篇]  便捷卡[0篇]  


图片文章: